陳雲:香港城邦保衛戰

24 March 2011

惟一不滿, 係個URL 用火星文拼音.

https://sites.google.com/site/bayareadiscuss/discuss/chenyunxianggangchengbangbaoweizhan

《環珠江口宜居灣區計劃》民間研討會文字記錄

由廣東省5個市政府及港澳兩地特別行政區政府所主導的《環珠江口宜居灣區重點建設行動計劃》,受盡珠江三角洲各地爭議。除了諮詢模式飽受批評之外,更引申出香港「被規劃」及一國兩制等不同爭議。事關香港人於未來的生活規劃,理應由香港人自行尋找共識。為此,社區發展動力培育與香港城市大學當代中國研究計劃合辦《環珠江口宜居灣區重點建設行動計劃》研討會,讓民間及公民社會打破被諮詢的角色,主動為香港人的未來規劃進行探討。研討會笫一節由陳雲(文化評論人)講述。

宜居灣事態嚴重 中共反應前所未有

陳雲聞知「環珠江口宜居灣區.建設重點行動計劃」之時,已知事態嚴重,十分「大鑊」。於是逼不得已,出手寫文,文章題目為「宜居灣毀滅香港城邦格局」,二月十五日刊登於《am730》。雖然文章題目甚嚇人,但實質內容平和。一晚之後,二月十六日,《文匯報》已有署名評論人,點名攻擊陳雲「挑動兩地對立、居心不良」。講者批評中國共產黨近三十年,言論甚為激烈,但從未有官方或官方授權的黨報如此批評他。

多年批判中共與大陸事務,陳雲說,他深知甚麼事是真的「大鑊」、甚麼事不可隨便批評。但是,這次一定要批判。原因是此乃「生死存亡之戰」,比「高鐵事件」更嚴重,若實現會毀滅香港。

切除綠帶 毀滅城邦 植入病毒

灣區規劃的目標好簡單,就是要將香港與大陸邊境區的綠帶切除,以鐵路、公路、「綠道」───綠道實是公路,而應該是黑色的,中國大陸自稱「綠色」的東西都是黑色的───將中港連接;香港市區的舊區成為大陸人娛樂區、城市就變成「客廳」,這些都是大陸的用語。這些用語或非幼稚,只是天真和樂觀的用語。
香港特區政府參與這個所謂概念規劃,可以容許這些用語、觀念以聯合方式發表亦是問題。顯示它已毫無抵抗之力。

灣區規劃要打破香港原來的完整城邦格局,類似以外科手術方式,將一個人放血,再移入其他血,希望別的血可以在這人的身上生存。這正是內地人的思考方式。這是停留在工業革命時代的思考方法。

這種「換血法」是落後的想法,因為人換血後,若新血不符合該人,人便會死、血裡面的細胞亦會死,但血裡面的細菌卻會生長。或許繼續生長的,並非該人、血裡面的紅血球、白血球,而是血裡的細菌和病毒。這是我很惡毒的講法。

二元不再 人口遷移 消解民力

將香港的綠帶切除,將中港公路打通,以大陸的方法重新規劃香港,另一方面,他們亦毀滅香港以前的二元經濟格局:郊區的廉宜住屋、農耕社區,市區的舊屋、舊樓、舊區,公屋和裡面的商場,而廉租工廈可作貨倉貯貨、開工作坊、做小生意。這些都在近五年來慢慢消失,工廈改建、強拍條例、容許地產商在新界囤地,遷拆農戶後向政府申請改變土地用途,將其改建為小型的郊區豪宅。香港會變成一個只許有錢人居住的地方,士紳化的地方。

如此利用高地價政策將窮人內遷、遷往珠三角地區。這種做法實是「人口遷移」的統治方法。這是很多集權政府,尤其是共產政權所使用的方法。以前的蘇聯、中國大陸,亦是如此將城市人口、鄉村人口混在一起,令他們沒有地區意識、鄉黨。消除同一個鄉的、同一個市區的人的反抗力,方便中央集權式的統治。

任何地方要爭取民主、反抗中央、或要跟中央討價還價,都需要有強烈的本土意識,或者社區聯盟,才可以與中央談判。

工業時代思想 強加香港

近年來,我們都目睹這種「空間政治」在香港與中國大陸運作:要將城市的性格模糊化、將不同的城區結合,變成大型的所謂「同城區」。這是工業時代有效的做法,越多人就越好、鐵路連貫得好,貨物就運的快、更多廉價勞工從農村輸送到城市,工資就越便宜,競爭力就越大。這些都是工業時代的思想。

這種工業時代的思想、規劃意識並不適合香港。香港已經歷過工業時代,五十至七十年代已經經歷過了。香港的工業亦已北移。整個社會已經走向服務型經濟、高增值行業、金融、財富增值累積、讓富人居住消費。

既要保留香港發財 又想毀滅香港保專制

中共這種做法,近幾年才特別顯明。推測其政治脈絡,可能是從2003年七一大遊行開始,2005年政改方案不獲通過,中共於是想在雙普選之前將香港的城邦毀滅、瓦解、分化,是中共政治自保的策略,令香港政治不能影響大陸。

這種自保於一時有用,但長期而言亦會害死大陸。因為這種城邦不只對香港有意義,亦對大陸有意義。大陸自1949年以來不接收香港,亦有顧慮,所以周恩來稱「充份打算、長期利用」,以香港為東西方的聯絡、轉運港,套取外匯,而香港人亦習慣自由生活。

保存香港城邦對大陸的用處有三:第一、香港是自由的國際城市,得西方方首的國際相信,有獨立地位,按國際文明規則處事;第二、香港是對大陸有用的金融城市;第三,香港雖是中國人城市,但有國際性格,有自己的貨幣、護照,於國際自由通行,方便大陸富人轉移家人和財富、寄存於香港理財生息,若他們不留在香港而去外國,對大陸來說既是打擊,亦是麻煩。

無勇成為強國 寧願糟蹋香港

為何香港目前對大陸仍是有用,但大陸卻想拆散香港?為何不將香港以瑞士方式運行,維持香港的自治、經濟活動、文明、誠信,讓香港人繼續做受尊敬的國際公民、中國公民?為何中共不行此路?因為這條路是險路,要逼住大陸亦要自強,若中共行此路,國家性格要不斷開放,接受香港的刺激,在香港身上學習、處理現代社會性、學習現代社會的行政,學習香港經驗。

強大的政府需要自身準備強大,但中共卻採取守勢,壓制香港的自由、政治發展,可見中國走向弱勢,無膽面對挑戰、無膽做真正強國。

這邊三代建設 他們三代破壞 豈可貿然融合

我們從另一方面看。中共既要香港保持國際金融城市的地位,但又想將人口「搞亂」(內遷港人與大陸結合)、將地方瓦解,如此政策明顯自相矛盾。有政治經驗者該知,一地之人所能維繫誠信、公平、法治、崇尚自由與道德,並非只靠上層、中層之人所能為;這需要中下層的人同樣有這種精神、一同維持。即便是講者亦不能靠自己維持君子之道───譬如離開城市大學,上火車,周圍的人都在推撞的話,不可能獨善其身,就算可以當幾分鐘君子,之後也會一同推撞、大打出手;亦例如大陸人搶鹽,港人亦一同搶。所以要將大陸人與香港人隔開。並非看扁大陸人,是因為香港人用了三代來建設社會,但四九年之後,共黨用了三代來浪費中國大陸人的公民道德。職是之故,怎可能讓兩地民眾一下子便融合?惟有繼續扶植香港───即便不讓香港進步,也不要令它退步,並讓中國學習香港,讓香港這個小小的地方慢慢與中國融合。這是最正常的思考方式。

官僚處事 自相矛盾

但中共的思考並不正常。中共既要香港好,保留金融城市地位,又推行珠三角融合,要將香港的重要的金融服務遷移到深圳前海,自相矛盾。

官僚管理的政策,必定自相矛盾,只有政治家才可避免自相矛盾。譬如教育政策並非政治家主導,而教育官僚標舉「創意」,於是就創作許多「多元智能」、各種功課、留校課外活動,要是家長教不了小孩「創意」,就連家長也一同教育。學校教育主導,逐漸消磨了家庭教育、社會教育,在學校裡創造許多工作機會,學校教師亦很忙碌,無時間備課教書,無心機照顧學生。為何如此?事情落在官僚手上就是如此。

香港今日之勢,正因為落在官僚手上。官僚的性格很簡單。Bureaucrat,Bureau即是一個個房間,每個房間各自為政。這間房負責政治、那間房負責經濟、另一間房負責文化…每間房提出一個政策,要是沒有政治決定、政治領導,決定政策的序次,各種事便會組合一起,一起進行。大陸對香港的政策正是組合式的,因此政策有許多自相矛盾。莫忽視現在領導香港政策的中共高層,他將會當上中共總書記。因此惟有祝大陸好運。

城邦之用大哉

我們再談保留香港城邦,對大陸的用處。從歷史與文化之觀念來看,城邦有強韌的文化創意與文化保存的性格。譬如希臘雅典、義大利翡冷翠,或者德國未統一前各地的自治市,漢堡、畢萊梅、法蘭克福,當整個國家紛亂之時,城邦的人口少、本土意識強,故可保留很強烈的文化認同、高文化水平、道德水平亦高,這些優秀質素都會慢慢擴散到整個國家。因此歐洲今日仍努力保留各城邦性格,甚至讓它們成為自治市。

發展中國家的末落守勢

中國接收香港主權後,初期亦想如法炮製,董建華時間所提出的各種經濟轉型方法,亦想將香港變成如新加坡、瑞士、荷蘭這些不單有高度發展,而且人的道德、文化水平亦高的城邦,但董建華之後,整體政策已然荒棄。荒棄原因應是2003年七一大遊行,讓中共不再冒險、向前攻,而採取守勢。

當一個發展中國家───中國───採取守勢,其實它可以「收檔」了。發展中國家必須在各方面,經濟、政治、文化都要勇敢向前衝,而不能經濟向前衝,但文化、政治往後退。

我剛才談了許多許多,香港如何對大陸有用,我並不是要說服共產黨保留香港,反之,而是想中共快點砸爛香港。若非如此,中共統治還能維持一段時間,不能這麼快就「玩完」。人生在世,最暢意之事,莫過於看著大魔頭、邪惡的政府崩解,亦等於二戰期間,整個自由世界都非常渴望納粹德國崩潰,冷戰時候,所有自由的人都希望蘇聯帝國崩潰。蘇聯的崩潰當然會對人民帶來大災難、大苦痛、大倒退,但自由的人會覺得這是值得的。

逍遙自適 特立獨行 之謂城邦

歸根究底,香港為何要保存自己城邦性格、本土意識、獨立自主的文化與決策,其目的不只為了成全中國。當然身為中國一份子,要如此成全,但是身為中國一份子,亦有權決定自己的命運、與中央政府談判。我們香港人整天都以為,要對別人有用才可生存,這種意識要不得。這其實是奴化的思想,要是追溯起來,這是滿洲統治時,漢人的性格萎縮,覺得要對別人有用,自己才可生存,香港人亦受殖民統治,這種委曲求全的性格亦深深烙在香港公民性格上。我們的存在不須對別人有用,只要對自己有用,甚至不須對自己有用,也可以有自己存在的尊嚴,這樣才可為獨立之公民。城邦最重要的是獨立自主、思想不被奴化、做自存的城市。

講者:陳雲(文化評論人)

記錄:梁玉熹

https://sites.google.com/site/bayareadiscuss/discuss/chenyunxianggangchengbangbaoweizhan

About these ad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