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政協迺強摸清我沒多少斤両,我也知道他是什麼貨色。

24 December 2009

http://www.hkej.com/template/forum/php/forum_details.php?blog_posts_id=42308

http://www.hkreporter.com/talks/thread-854846-1-1.html
練乙錚

半斤與八両
(一)

朋友怨筆者「不恥下罵」:巴兒狗你怎麼不就算了?筆者答:「不是罵耶,挖苦或者嘲弄而已;況魯迅當年筆鋒指處,群醜現形,其實並不着意於個別壞人,而是借以批判一種現象、一個時代末流。」故筆者寫文章,有責不避「恥下」。

筆者挖苦的,無非便是上周劉政協迺強那句連中共聽了也有點不是味道的話:「由十三億人民公投決定香港政制!」這苦大概挖沒錯,昨天劉再度撰文攻擊公投,卻未重覆此氣壯山河之金句;他把自己的話一扭,變成「理論上只有『十三億人公投』的權威」才可決定香港政制云云,學乖了。○註

說是巴兒狗,也許言重了。魯迅筆下活脫脫有另外一種人物:「浙東的有一處的戲班中,有一種腳色,不扮橫行無忌的花花公子,也不扮一味仗勢的宰相家丁,他所扮演的是保護公子的拳師,或是趨奉公子的清客……,倚靠的是權門,凌蔑的是百姓,有誰被壓迫了,他就來冷笑幾聲,暢快一下,有誰被陷害了,他又去吓唬一下,吆喝幾聲。不過他的態度又並不常常如此的,大抵一面又回過臉來,向台下看客指出公子的缺點,搖着頭裝起鬼臉道:你看這家伙,這回可要倒楣哩!……這最末的一手,一面也在遮掩他並不是幫閑,然而小百姓是明白的,早已使他的類型在戲台上出現了。」這種腳色浙東人叫「二花臉」;魯迅說,雅一點可稱「二丑」,和小丑不同,「身分比小丑高,而性格卻比小丑壞」。(見《准風月談.二丑藝術》)

說實話,昨天劉文寫的不壞,開頭一段便提醒台下看客(讀者):「我在上周文章中敢大罵中央『窩囊』!」這的確須要一點勇氣,太子黨何等能幹,劉政協竟敢罵他們窩囊、作事無方,明擺着咒他們要倒楣了;倘若遇上某中央領導迷信一點的話,聽了此咒真會「不高興」。劉文威風八面續罵公民黨社民連、罵公投罵香港反對派「冒犯中央」,字字鏗鏘,終了還引毛主席的話,向反對派吆喝叫陣:「放馬過來吧!」短短三千字,直把浙東戲班中的那個腳色演活。

說也奇怪,當權派罵人很有勁,一般也不怕別人罵,卻受不了一丁點挖苦。上次筆者揶揄梁某對「地下黨員論」反駁無力,惹他動真氣,嚴詞指摘筆者「偷換概念」、「指鹿為馬」,待筆者提出堅實反駁,方才休止。這次劉政協也是惱了,直指筆者文思衰竭,只好「天天挖空心思罵共產黨」,不如早早收筆。不同的是,兩位文人,劉比梁了得,儘管火冒三丈,對筆者作的指控還算真確,沒有「火遮眼」。

(二)

罵共產黨不容易,工多才能藝熟。偶爾隨口罵兩句那種,共產黨「聞過則喜」,興許還說聲謝謝,讓你覺得它虛懷若谷。筆者因為「天天罵」,已經悟出一個道理,那便是必須挖空心思不惜工本找出事實,讓事實去罵。舉一個例,去年發生毒奶事件,論者不能空泛指摘共黨幹部失責便大罵一頓;筆者的做法,是找出官方文件證據,證明中宣部有一整套食品含毒事件新聞報道的規範哲學(「不能因為一篇報道毀了一個品牌一個行業」),導致中央知道事件之後,全國各地還嚴格封鎖消息,令不知多少小孩繼續食用有毒奶品凡四個多月。證據確鑿,寫在文章裏,不罵便是罵了。又例如月前筆者搜得國內外資料,說明中共高幹子弟利用公帑(國家優惠貸款),在非洲小國與當地官員合作搞貪腐;寫了幾篇文章,中共無法反駁,只能出動「綠壩」,在網上把那幾篇文章精心屏蔽了,內地讀者反映,只在報紙網站看到題目,內容則便是使用「翻牆」技術,也不能看到。如此以事實為本、不罵即罵,固有獨到之處,然兩年來已心力交瘁,疲態畢露,只得收筆。

打算收筆,還有另一重要原因。大前天(周日)傍晚,筆者往三聯書店出席拙作新書發布會,會上有記者「拷問」為何有此擱筆打算,筆者如實供出此原因:「江郎才盡,無以為繼。希望有時間多讀書多遊歷,以補自己學識面上三大缺陷——文、史、哲;此外,還想掌握法律和政治科學這兩方面的專業知識。」

5 Responses to “劉政協迺強摸清我沒多少斤両,我也知道他是什麼貨色。”

  1. hkhongkong Says:

    香島論叢

    練乙錚
    大哉劉政協!

    昨天聽了一位大人物放話,心情特別靚,想借他說的一句稍作引伸,逗逗讀者開心,自己也可借題發揮。大人物者,劉政協迺強是也;劉德高望重,是政協三屆元老,既是中共在本地特級統戰對象,亦堪稱「黨的馴服工具」,非一般政協可比,故雖於年前落任,筆者還是按吾國傳統尊稱他劉政協,並無搞錯。劉痛恨本地民主派,筆者則每寄予同情,故他近日對此派之攻訐,特別是有關所謂「五區總辭」的說法,筆者多未敢茍同,惟他昨日那句「應由十三億人公投」,真是說得太好,何止振聾發聵,筆者舉雙手贊成也唯恐不及。(註) 這句話,較日前譚人大惠珠說的「普選定義由中央釋法決定」陳義更高、氣勢更雄,直追當年文革闖將批鬥紙紮美帝時愛喊的口號︰「十億人民吼一吼,地球也要抖幾抖!」然劉語言簡意賅涵義深遠,筆者理解的部分,理應替他盡情發揮,不明白之處,亦想提出,向劉政協請教。

    先談談「十三億人公投」的偉大意義。公投是直接高度民主的手段,不少西方民主國家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全國性公投,便是有,也往往備而少用。中國大陸六十年來都是實行高度直接不民主或低度間接民主,若中央真箇搞一次全民公投替香港決定政改方向,那不啻是石破天驚之舉,政治民主化之急促,有如當年經濟「大躍進」,毌須搞什麼「循序漸進」;況且,十三億人都參加進去,自是從此不必再提那彆扭之極的撈什子「廣泛代表性」。如此,大陸民主豈止馬上把香港比下去,超英趕美一天等於二十年也是等閒,中國自五四運動以來的仁人志士夢寐以求的「德先生」,盡在於此。大陸若搞此公投,筆者賣身為奴也願意,更膽敢「代表」所有泛民議員說,全體無條件永遠退出立法會也值得!

    不過,十三億人公投,一些技術問題,不知劉政協想清楚沒有。搞公投不是想搞便搞,先要有個公投法。中國大陸政治落後,到目前為止並無此法,○四年修訂的《選舉法》,亦無有關規定;若短期要立此法,又不想「照搬外國」的話,提議參考台灣於二○○四年頒布實施的《中華民國公民投票法》。此法特為公投而設,殊為先進,台灣人民已按此法進行過數次全民公投,因此還有實踐正反經驗。海峽兩岸第四次「江陳會」舉行在即,大陸何不趁機再次向自己骨肉同胞取經,如同當年經濟學台灣一樣?但是,時間短缺,便是大陸有集中資源辦大事最快捷的「舉國體制」、人大也不過是橡皮圖章,也難以極速立法。況且,立法時間長,不是沒有先例,一部新聞法,二十多年未立好,黨政官員財產申報法,也一拖十年。公、社兩黨最遲一月底搞變相假公投,人大能否趕在死線之前把法立好,搞全國真公投以截其糊?

    說到「真公投」,劉政協可曾想過,怎樣才算是「有中國特色的真公投」呢?首先要搞清楚公投的定義。要不要「照搬」聯合國人權公約裏說的「普遍」、「平等」二原則?如果不要,能否搞出一個類似「有功能組別也不違反普選定義」的公投定義?可不可以讓一些對GDP或黨國有特殊貢獻的群體(如香港的大財閥及其內地「拍拿」)擁有上萬倍特強比重的公司票、董事票、黨員票、地下黨員票、人大票、政協票之類的公投票,然後由人大釋法定義之確立之為符合國情的真公投?(別怕美帝說三道四,咱們手上有的是美債,輕易可擲他個半死!)

    當然,劉政協一定知道,要搞「真公投」,總不能搞得太窩囊。那起碼要讓群眾知道是什麼回事罷?大陸老百姓,除了番禺人新近聽過一點有關公投的玩意,大部分不知此為何物,於是須向群眾解釋,但此事頗費周章;例如,人大法工委剛提出了「城鄉公民平權」修法建議,如果公投票竟分比重懸殊的公司票、董事票、黨員票、非黨員票、工農群眾票等,試問又怎樣去解釋這些分別呢?

    除了要說明公投的技術定義,還應向十三億人稍事解釋此次公投的具體內容罷?香港民主派要取消的、本地資本家要保護的,焦點的焦點,是功能組別特權票,那麼,可否讓香港的民主派和資本家分別派人到中國各地舉辦公聽會、上電視、搞辯論,把他們各自一方的意見告訴全國人民呢?還是一切文宣由中宣部擬定發放?筆者估計,大陸人乖乖接受後者的機會不大。中宣部聲譽欠佳,人民會說:要我們投關於香港的票,怎麼不讓香港人自己把兩造意見說清楚,要你中宣部來代勞?就算是黨性馴服的劉政協自己,大概也不好意思那樣提議罷?

    當然,劉政協一定考慮過搞全國公投的「政治問題」。十三億人怎樣投票,怎樣唱票,各地怎樣計票?全國十三億人公投,不僅是國家大事,還絕對是世界大事,比辦京奧還哄動,那要不要讓外國記者現場採訪?要不要讓聯合國派員觀察投票、唱票?是不是分地區分省計票?萬一廣大新疆、西藏同胞同情香港民主派,中央如何是好?尷尬數字公不公報?上了互聯網怎辦?要不要綠霸一下?台灣、北京、上海、深圳、番禺的結果,開出來「不理想」,怎辦?或者局部地區要戒嚴?

    當然,這些都還不是最要緊的「政治問題」,反正十三億人民大有可能認為香港民主派太不像話,把票壓倒性地投給香港的特權階級,替他們保住功能組別。但最要命的是,一次公投過後,大陸人民腦子裏會不會閃出一個念頭:就公投香港的議題算了?為什麼不公投自己內地的議題?比如在哪裏設垃圾焚化廠?黨大還是法大?統一台灣應否不用武力?又比如,還要不要一黨專政…?

    好了好了,如此把劉政協那句偉大話消遣老半天,就此打住。大人大量,希望他多多包涵,繼而大筆一揮,明天便解答筆者上面提出的各種假設性問題。

    註︰劉言見本報十五日政情版大字標題。

  2. hkhongkong Says:

    > 2009年12月15日 08:27
    >
    > 劉迺強:應由13億人公投
    >
    > 《信報》政策政情:基本法委員會成員劉迺強昨天出席新論壇舉辦的「政制發展圓桌會議」時以個人身份提醒社會,本港政治制度改變的話事權在中央,並非香港七百萬市民,正因為有部分港人不接受這個現實才提出公投的建議,挑戰中央的權威兼破壞雙方的互信基礎,如果要公投應該由全國十三億人一起公投,但直言:「即使七百萬人個個話我要改,中央都有權唔改」。
    >
    > 劉迺強又在論壇上指,中央有誠意讓香港落實民主普選,泛民不應該經常將事情陰謀論化質疑中央的誠信,相反,應該釋出善意「大家坐低傾掂佢」,如果擔心普選並非真普選「咪爭囉,唔係傾到係囉」,就算泛民自稱代表大多數民意,也不應該將自己的主張強加到少數人身上,應該互相尊重。
    >
    > 至於取消功能組別的問題,劉迺強表示,那是一個具爭議的問題,要一次過取消所有功能組別等於要他們集體自殺,肯定無可能得到立法會三分之二支持,但由二○一二年開始在每次立法會選舉中增加區議會的功能議席,直至二○二○年普選立法會,屆時再投票決定廢除傳統的功能組別是較可行的做法。
    >
    > 出席同一場合的民建聯副主席張國鈞則呼籲社會聚焦討論二○一二年的政改方案,不要再被例如五區請辭等議題轉移視線

  3. hkhongkong Says:

    http://commentshk.blogspot.com/2009/12/blog-post_23.html#comments

    劉迺強:這是「公投」?別笑死人了!

    古語有云:「衣不如新,人不如故。」王岸然兄果然「老友鬼鬼」,上周花了鴻文一半的篇幅,關心我是否犯政治錯誤,損害我跟中央的關係。雖然政見不同,岸然兄跟我一樣,都是知道自己信什麼,要什麼的人。我在上周文章中敢大罵中央「窩囊」,還在乎政治正確不正確嗎?

    不過《信報》的報道都清楚指明我是以個人身份發言,那來「公然代中央放話」?如果真的「公然代中央放話」,又怎會「假傳聖旨」、政治錯誤呢?更何況香港政制發展,權在中央【註一】,是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幾年前公開說的,不單我在座親耳聽見,當場的記者都有報道。而他這番話的根據,是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法律規定。」而根據憲法第五十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它的常設機關是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它代表了人民的權力,理論上只有「十三億人公投」的權威才能高於它。所以,「即使香港七百萬人個個都話要改,佢(中央)都可以唔改,佢係有權唔改」,這是憲法事實,我沒有說錯。而這事實,是香港多少人上街,多少人投票所改變不了的。香港終審法院的最終裁決,我們也懂得要尊重,不會搞什麼示威、公投之類去與它對抗。全國人大決定的權威遠大於香港終審法院的最終裁決,沒有上訴的餘地,只有香港的反對派才如此冒犯。

    公民黨態度飄忽

    這一思維,跟革命時期的毛澤東,無疑是一致的。但問題來了:我們想在香港搞革命,即便是近年流行的「顏色革命」嗎?如果這就是反對派要搞的什麼「新民主運動」,不要遮掩閃爍,請坦白告訴市民,讓大家知所面對和抉擇(而練乙錚也來插科打諢,花了整整一篇文章東拉西扯談中國公投,卻許多基本的事實,甚至連我當了多少屆政協委員這很容易找到的簡單事實都弄錯,屬於扯淡之類。雖然稿費處於全港最高,他一周六天寫也太累了,只能天天挖空心思罵共產黨,才盡之態畢露,歇歇正好。保重)。

    回頭再說香港的「變相公投」。公民黨與社民連這「美女與野獸」的組合,社民連堅持「五區呈辭」是「公投」,但公民黨態度則十分飄忽,最初定位於「民意表達」,最近才開始被社民連牽着鼻子用「變相公投」的字眼【註二】。公民黨大狀出身,當然清楚「公投」是胡扯。只是如果僅僅是「民意表達」的話,那麼表達了就是,甚至連嚴謹點的主題都不需要,也沒有清楚的結論,跟有多少人參加遊行沒有分別,只是不能隨便報大數而已;此舉不單是小題大造、勞民傷財,而且是「你請客,我付鈔」,惹人討厭。硬要標籤它做「公投」是政治需要,於男權社會中,來自金星的「美女」,只好乖乖跟着來自火星的「野獸」屁股走。

    要是搞「變相公投」,而不是民意表達的話,接着下來的另外一個基本問題是:主題是什麼?「美女」跟「野獸」至今沒有共識。社民連的主題是「二○一二雙普選」,公民黨卻是「真普選路線圖」。兩者明顯有很大的距離,即便反對派的鐵票到時真的抱「公投」的心情去投票,他們也不知道到底投什麼,是投「二○一二雙普選」?抑或是投「真普選路線圖」?他們大不了只知道是反對「二○○九方案」。搞這樣沒有明確訴求的所謂「公投」,跟綑綁否決的效果完全沒有分別,毋須耍這麼昂貴的花招。

    主題模糊不清

    所謂「公投」的主題已經那麼模糊不清,還要加上補選這元素,問題更加複雜。補選是選人,「公投」是投議題,兩者合而為一,結果更加說不清。我不高興粗魯的「潮洲怒漢」詹培忠,把票投得可愛活像「史路比」的陳淑莊,你卻硬要說我「公投」支持你們自己也說不清楚的政治議題,豈不是「明屈」?結果怎可能服眾?

    當年陳老太與葉劉對壘於馬力兄去世騰出來的議席的補選,已經不是第一次反對派想定位為「正邪對決」的補選,也是想有「公投」的效果。結果陳太勝了,但反對派也不敢說這是民主的勝利。這回不同之處是反對派自編、自導、自演,所以是全港五個區一起補選,而並非只有一個區。但是卻正正因為如此,問題又進一步複雜化:在並非五區都全勝的情況之下,結果如何評估?現在「社—公聯盟」說,以總得票的簡單多數為準。這當然是對他們最有利的低標準算法。但是如果「社—公聯盟」補選中,五個議席失其一,還可以靠大聲勉強過關;要是損失兩個議席或以上,則以扭曲為直的大狀專才,也難以說服市民反對派「公投」勝利。

    不能反映民意

    事實上,以補選票數的簡單多數決定市民是否支持反對派的訴求,根本就反映不了香港民意。從過往經驗,立法會補選的投票率不會超過四成,以反對派得票六成計,六四二十四,它只得到四分之一的登記選民的支持。而登記選民不到合資格選民的一半,亦即是說,反對派不可能得到香港有投票權的市民百份之十二以上的支持。反對派的所謂「公投」,真是「變相」得很;變到連多數的暴政(tyranny of the majority)都不是,只是赤裸裸的少數蹂躪多數。以最多不過香港百份之十二的民意去強加於其他人,包括香港市民和全國人民身上,這莫說不可能是「公投」,根本上連自稱是「民主」都站不住腳。說出來也會使「公投」兩字蒙羞,為世人所恥笑。

    根據香港現行法規,議員可以自由辭職,你們就五人集體辭職吧。辭職後的空缺需要補選,我們就補選吧。但千萬不要侮辱市民的智慧,說這是「公投」。補選之後,反對派還是會綑綁起來,否決政改方案,那又讓他們否決了,政制原地踏步吧。反對派如此「玩嘢」,我們很無奈。而更無奈的是,事情的發展並不會到此為止,他們肯定會把事情鬧大、鬧糟、鬧僵的。

    對此,我們香港減除了頂多是一成選民左右的極少數之外,對於反對派這一場破壞性極大的鬧劇,絕大部分市民是絕對無奈,覺得討厭。我也來湊興引用毛主席,我們市民對此一是不想,二是不怕。【註三】我們是堅決不會給你們嚇倒而騎劫的,放馬過來吧。

    註一:http://www.zaobao.com/special/china/hk/pages1/hk070607.html 註二::請參公民黨最近的新聞稿http://www.civicparty.hk/cp/pages/cpnews-c.php?lang=EN 註三:毛澤東:現在是帝國主義怕我們的時代,一九六○年五月三日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0/200909/103918.html

  4. hkhongkong Says:

    《准風月談 二丑藝術》

    浙東的有一處的戲班中,有一種腳色叫作「二花臉」,譯得雅一點,那麼, 「二丑」就是。他和小丑的不同,是不扮橫行無忌的花花公子,也不扮一味仗勢的宰相家丁,他所扮演的是保護公子的拳師,或是趨奉公子的清客。總之:身份比小 丑高,而性格卻比小丑壞。

    義僕是老生扮的,先以諫淨,終以殉主;惡僕是小丑扮的,只會作惡,到底滅亡。而二丑的本領卻不同,他有點上等人模樣,也懂些琴棋書畫,也來得行令猜謎,但倚靠的是權門,凌蔑的是百姓,有誰被壓迫了,他就來冷笑幾聲,暢快一下,有誰被陷害了,他又去嚇唬一下,吆喝幾聲。不過他的態度又並不常常如此的,大抵一面又回過臉來,向台下的看客指出他公子的缺點,搖著頭裝起鬼臉道:你看這家伙,這回可要倒楣哩!

    這最末的一手,是二丑的特色。因為他沒有義僕的愚笨,也沒有惡僕的簡單, 他是智識階級。他明知道自己所靠的是冰山,一定不能長久,他將來還要到別家幫閒,所以當受著豢養,分著余炎的時候,也得裝著和這貴公子並非一夥。
    二丑們編出來的戲本上,當然沒有這一種腳色的,他那裡肯;小丑,即花花公子們編出來的戲本,也不會有,因為他們只看見一面,想不到的。這二花臉,乃是小百姓看透了這一種人,提出精華來,制定了的腳色。

    世間只要有權門,一定有惡勢力,有惡勢力,就一定有二花臉,而且有二花臉藝術。我們只要取一種刊物,看他一個星期,就會發見他忽而怨恨春天,忽而頌揚戰爭,忽而譯蕭伯納演說,忽而講婚姻問題;但其間一定有時要慷慨激昂的表示對於國事的不滿:這就是用出末一手來了。
    這最末的一手,一面也在遮掩他並不是幫閒,然而小百姓是明白的,早已使他的類型在戲台上出現了。

    六月十五日。
    原刊於一九三三年六月十八日《申報.自由談》,後收入《准風月談》

  5. hkhongkong Says:

    王岸然:中共害怕五區公投

    上星期練教授與筆者不約而同,以同文劉政協迺強兄的公開說話為寫作題目,當然預期好辯的迺強兄必然會撰寫鴻文回應。事實上對關心這議題的人而言,議題甚有意思,淡下來就沒法引起公眾思考問題,極之希望有身份地位之人如迺強兄帶引公眾將話題深化,迺強兄心懷祖國,熱愛香港的民主,沒有令人失望,昨天的鴻文「這是『公投』?別笑死人了!」正好為開始降溫的「五區公投」注入新激素,大家皆沒有辜負評論者應有的使命!筆者也沒有理由不「仍須努力」下去。

    毛主席說過,這世界的將來是屬於年青人的。作為八十後世代年青人網上議事的熱門討論區︰高登討論區,昨早九時正就有網民貼出劉迺強兄的鴻文,引來熱烈討論,可見劉兄的影響力,雖是有點反面,仍是巨大的。若說高登的小朋友有能力駁倒自上世紀六十年代末就已經在港大學生刊物「學苑」論政的迺強兄,未免難符事實,但年青人在是非觀念上的直觀,有其一針見血的功效。

    不希望成為事實

    在九時二十一分,有網民留言質問了劉兄文章一句︰「唔驚就唔會寫咁大篇文!」起因自然是因為劉兄的文章,亦包括近來的公開言論及鴻文,皆一口認定中共不驚港人搞的什麼五區總辭,變相公投行動。存在證明合理,說不驚說得愈多愈大聲,證明了中共實在是驚,是怕,而且是怕得要死,怕到要迺強兄出來幫手喝止這場運動。

    為什麼專政者驚?很簡單,專政者當然是害怕人民的直接民權訴求。君不見這幾個月來中共在港的言論機器是如何緊張這個議題,不單組織了無數反反覆覆、重重複複的文章,力言公投無效,力言泛民參加公投的議員最終必敗,回不了議會,會終結政治生命(左報的論者如此關心激進泛民的前途,奇不奇怪?)。

    再進一步,較中間的報刊也文章多多、新聞報道多多,極力炮製一個假象,就是泛民由於內哄,五區總辭將不會成事,左報的新聞更極盡挑撥離間的能事,目的其實只有一個,不希望公投成為事實。這不就是專政者驚的表現嗎?

    專政者不驚,就不會自八月起,在枱底下加強與泛民的溝通,中共的統戰工作,終於令到在八月初極力支持五區總辭的司徒華要一百八十度轉軚。連支聯會這個頭號亂港的死敵中共也要暫時放下,中共對五區總辭,變相公投的行動,是驚,是怕,是要極之小心應付,這是彰彰明甚的。

    不在乎一次勝負

    今天,泛民並未團結一起玩公投,明天當泛民的老人政治終結、新世代青年人成為泛民主力之時,已有先例的變相公投隨時會浴火重生,要阻止人民力量生長的,只有是真正民主的來臨。

    所以,總辭公投不在乎一次的勝負,而是在乎直接民權的出現,其影響的深遠,不低於八九「六四」,不低於○三「七一」,中共在港的小角色寫多十倍無新意的文章,也阻止不了時代的改變。

    劉迺強兄與另一位劉某商人不同,當然不是論政的小角色,鴻文再引中共憲法,說憲制上最終權力是人大及人大常委,所以就算七百萬港人同意,中共也有權不同意香港民主化。正是這一點筆者上星期文章表明「絕不同意」。在憲制上人大除非先行修改法律,否則無權否定港人一致同意的民主訴求,因為這權力是香港人民的,是人大據憲法三十一條清楚地賦予香港人的,這是中共與港人的回歸契約,中共要是粗暴違約,當然不用再談,我們靜待解放軍入城吧!

    說到中共的憲制,不能離開憲法,說到憲法的立憲精神,不能離開憲法的序言。要研究中共的立憲精神,請迺強兄重讀憲法第二條,主權是屬於人民的,不是屬於中共中央的。練教授說歡迎十三億人民進行公投,今天是一個玩笑,一百年後,會是所有中國人正常不過的權利。

    不重視七百萬人意願

    迺強兄鴻文另一引起高登小朋友熱烈討論的論點,是文中大玩數字遊戲,從而得出最終只有百分之十二的投票者支持的公投結果若然被尊重,是「少數人蹂躪多數人」。這些數字遊戲不算新鮮,如何解讀各類投票結果甚而是各類民調,從來就是人云亦云,為目的而堆砌的道理,也是一種道理。倒是在九時十分一位網民的留言令筆者絕倒。「百分之十二市民叫少數蹂躪多數,唔知八百條茂利選特首,叫咩呢?」筆者不妨接上再加比喻,五千萬中共黨員(迺強兄在內嗎?)只佔中國十三億人口的百分之四不足,為何有權決定全中國人的命運?又為何五千萬共黨之中真正可以決定香港前途的命運,只是政治局那區區幾個人?為何一些人的意見,是一個人頂一億人?為何中國人要活在這樣古怪畸形的憲政制度之下?近年中國無疑是強大了,香港的力量相對是微細得多了。

    但敢問迺強兄,對不合理的憲政制度,知識分子應以「久而不聞其臭」的態度視之嗎?與你一同成長的七百萬人的意願,是真的微不足道,不須重視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