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香港自治 保衛自由城邦——香港城邦自治運動

30 June 2011

香港城邦自治運動總綱

重認香港的城邦自治歷史:香港的城邦自治地位,來自英國統治香港的一百五十餘年歷史,令香港與中國大陸有所區隔,避開歷次革命及時局動盪,令香港保存傳統中華文化及英國帶來的典章文明,期間香港接收歷次因中國災難而流亡的精英人口,並在關鍵時刻推動中國發展,如辛亥革命及開放改革。戰後由於東西方冷戰關係,香港獨立發展,形成整全的經濟地理格局,香港保存大量農田及郊野綠地,發展工商貿易,並有自己的公共政策及各種制度。因為歐洲殖民者尊重地域文化差異,香港的粵語、典雅中文及嶺南風俗得到類似國家文化的對待而得以保存及弘揚,避過中共的文化滅絕運動。香港政府財政獨立,香港有自己的貨幣、護照、航權及國際身份,香港的典章文明、文化蘊藏、文化自主、經濟自主及政治高度自治的特性,使得香港具備城邦性格,可以為中國的現代化長期提供文化及制度之參考。

一國兩制源自香港城邦:一九九七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共之後,香港依照《基本法》實施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則,其精神是傳承自英治時期的香港城邦性格,並非憑空創造。香港要實踐高度自治,文化上必須傳承過往香港的城邦歷史,而香港人必須敦促政府尊重香港城邦的地理整體性和文化主體性,在人口、教育、產業等政策,保持警惕,避免傷害本土利益,避免因為與大陸作地理、交通及移民等安排而損害香港的城邦格局。

城邦性格確保一國兩制得以實踐:由於香港的行政長官仍未由香港人一人一票選出,立法議會也並未全面直選,況且《基本法》規定行政長官不可有政黨隸屬,故此港府之施政,並不能在制度上尊重香港本土利益及保護香港的城邦格局。在區域規劃(如宜居灣區規劃及鼓勵香港窮人內遷大陸)、跨境交通(如高鐵)、移民(無限度接受大陸孕婦產子及賦予其子女的香港居民身份)、教育(濫施普通話教中文及愛國教育)、產業(不能有效限制外地人購買香港樓房地產)、食物安全(不發展香港食水自給及農業自保)等方面,幾乎放任自流。
面對大陸龐大的人口與資金總量,假如香港不能採取有效的防護措施,則香港的城邦格局必會遭到滅絕,損害香港人利益,也間接令中國失去寶貴的制度參考及文化資源。

城邦性格可以確保公共政策具備本土意識:在英治時期,香港的公共政策的考慮,必然以香港人為依歸。在主權移交之後,由於實施一國兩制,香港內務依然由港府全權處理,政府公帑依然用於本土市民。此政治自治之原則,理應無所改變。然而,並非如此。舉例,在大陸孕婦來港產子及其子女獲得香港居民身份的事件上,港府除了用機械性的資源調配來考慮移民政策之外,喪失應有的政策判斷。每一位外來人口成為香港居民的時候,都會影響香港人口的構成及文化格局,港府必須以城邦自治的位置來考慮問題,確保香港全權處理內地移民的審批權,而不是用資源配額來看待問題,否則必然出現以下的荒謬判斷:產房床位緊缺的公立醫院拒收大陸孕婦,但面臨殺校的中小學校,卻熱烈期待跨境學童來港就學。
其次,二〇一〇年財政預算案發放六千元予香港居民的時候,也因為港府缺乏城邦身份的認同,無法斷然拒絕不具備香港居民身份的新移民取得此六千元的權利(他們當中有經濟困難的可以循其他途徑取得救助)。香港社會並為此爭論不休。
其三,在接收外來移民的時候,並未有既定程序(可以是自願參與的),使其認同香港憲法精神及具備香港基本的文化風俗知識,並宣誓入籍。此影響了外地移民的文化融合,令他們沒有一個方法來取得文化身份,與本地人看齊。
香港必須展開城邦自治運動:香港城邦自治運動是根據一國兩制觀念和香港《基本法》憲政秩序的本土意識促進運動,敦促香港政府在制定各種公共政策和特別行政措施的時候(例如限制大陸孕婦來港產子),必須優先顧及香港人,以本土利益為本,在與中央或其他地方政府交涉時,維護香港本土利益,並向香港人負責。換而言之,香港自治運動是肯定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既定原則,並監督港府遵行,維護香港人利益的本土公民運動,不是香港獨立運動。

香港城邦自治運動的精神象徵:香港在英治時期的一百五十年基礎,是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預備。故此,我們用龍獅香港旗為自治運動的徽號,因為我們強調的是香港城邦的歷史連續性與文化主體性。龍獅香港旗是弘揚香港光榮文化傳統的旗幟,其精神一如歐洲自治州郡承繼歷史流傳之徽號,提醒香港人和香港政府,我們的一國兩制來自一百五十餘年的城邦自治歷史,我們必須尊重香港悠久的城邦文化傳統,並以此貫徹《基本法》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精神。龍獅香港旗只是香港城邦的文化旗幟,脫離了英國的米字國旗,只是香港自治運動的徽號。
香港城邦自治的未來構思:在《基本法》實施的五十年之內,假若香港要進一步超越一國兩制的憲政安排,必須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授權。《基本法》實施五十年之後,香港的憲政地位,亦必須繼承香港的城邦格局。萬一香港要暫時離開中國,自治自立,也必須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府失去有效管治之後,用以保護香港人的生命財產,也保障其他居留香港的人的生命財產,並保護中國公民於香港的生命財產和中國政府於香港的利益(如金融),協助中國政府與國際社會周旋。萬一中共轉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解體,自治運動的同仁將敦促香港政府代表香港人與新的中國政府交涉,維護香港本土利益,不致被新的中國政府蠶食。我們認為,香港城邦將來無論政權如何安排,也會傳承中華文化,也會傳承中華文化,與中國保持同盟關係,例如和台灣和澳門一起,加入中華邦聯,在一國四府的安排之下,開拓中華天下。
香港自治運動並不是香港獨立運動:香港自治運動只是促進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公民運動,並不是鼓吹分裂國土的獨立運動。即使在戰爭時期,香港自治運動與藏獨、疆獨運動的分別,是我們的自治自立是在中國解體之後,中國政府無法執行國家行為保護香港的時候之後才做出的。
香港城邦自治運動的名稱:全稱為香港城邦自治運動,簡稱香港自治運動,英文為Hong Kong Autonomy Movement,英文簡稱HKAM,寓意「香港早晨」。
香港自治運動的政策主張如下:
堅持《基本法》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治港宗旨,並以此向北京中央政府明確區隔彼此的政治權力,在政府之間互不干涉內政,井水河水互不侵犯。在涉及內地的事務上,港府必須充分諮詢香港民意及議會,保護本土利益。
爭取行政長官與立法會雙普選,使港府有充分的民意基礎。
要求港府制定公共政策時,具備本土意識,以港人利益為重。例如在中港兩地的地域規劃、跨境基建安排時,考慮本土利益及城邦地理格局。
制定移民政策,收回內地移民的審批權,並採取措施限制大陸孕婦來港產子籍此取得居留身份。在接納新移民的時候,給予自願的文化上的入籍歸化程序及宣誓儀式。
制定符合香港城邦格局的文化政策及教育政策。例如在推廣普通話課程的時候,保護以粵語教中文的一貫做法,並發展一套適合香港的公民教育及國民教育。
制定長遠的房屋策略,保障香港人的居住權,並將本土人的地產與外來投資者的地產區隔開來,使本港居民安居樂業。考慮實行保障民生及公平交易的土地法例,如懲罰土地囤積及物業空置、租金管制等。
重整香港城邦的整體性和主體性,促進香港食水自主、農產自保及食物安全,重振本港工業,保護本土企業(如中小企),並支持發展新產業。(註:所謂農業自保,是保存若干本土農業為農學知識基礎,並擴大香港的農產輸入來源的多元性)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E9%A6%99%E6%B8%AF%E8%87%AA%E6%B2%BB%E9%81%8B%E5%8B%95-%E9%BE%8D%E7%8D%85%E9%A6%99%E6%B8%AF%E6%97%97/118166011600204?sk=info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