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華的執着與追求
香港民主黨元老司徒華年初病死,社會各界無分左右,無分貧富,都推許他「一生愛國,致力民主」。這八個美麗的字,使我想起前中共駐港代表許家屯的《香港回憶錄》。
《回憶錄》第五章提到六四事變之前的司徒華:「司徒華曾經是年輕教師愛中國、要求回歸中國的一派,曾經自己要求參加共產黨。」共產黨當年有大躍進以至文革等等殺民以億計的政績,又有毛澤東「我們是秦始皇,是獨裁者」的豪言。然則司徒華前半生是不是致力民主,愛的又是什麼國,讀者自己判斷吧。
司徒華生前大力否認「自己要求參加共產黨」,許家屯在最近一期《明報月刊》提到這件事,卻還是不改其言。究竟司徒華有沒有入黨,日後也許會見披露;但他臨終追求的是什麼,應該已經可以論定。
去年底,奉中共正朔的美洲多維新聞網發表評論說:「歷史問題,造成中共與司徒華的尷尬關係。其實雙方沒有解不開的疙瘩,中共不應該完全否定他的歷史功績。」當時《明報》記者李先知就問:「莫非有人要為司徒華向中央放話,爭取所謂身後評價?」司徒華死前不惜一再公開食言,率領民主黨變節,向香港民主派倒戈一擊,令立法會通過中共的政制獨裁方案,顯然用行動回答了李先知的問題。
司徒華喪禮上響起的六長四短鐘聲,象徵他的另一個要求:平反六四。這要求香港人幾乎無不叫好。叫好者不會知道「平反」的意思。
我國最膾炙人口的平反故事,無疑是岳飛風波獄。風波獄成於宋高宗紹興十一年,到紹興三十二年高宗讓位給孝宗之後,才告平反。這平反詔令由皇帝頒布,於是「(高宗)有旨:岳飛特賜死」的事實,在朝廷的平反文牘裏,變成「秦檜誣岳飛,舉世莫敢言」,以致高宗「為權臣所誤」等等。而平反的目的,當然是要天下繼續效忠趙宋,「危身奉上,確然不移」(《建炎以來朝野雜記乙集》卷十二、《鄂國金佗 編》卷九)。
我向來認為六四死者不用平反,因為大是大非早有公論,不勞官家聖諭;因為我不想再聽到「李鵬誣百姓,舉世莫敢言,鄧公為權臣所誤」之類故事。這類故事在文革寃案平反期間,已經聽過千百次。而「平反」之後,中共政權更加穩如泰山。
二○一○年六月,司徒華在香港電臺《香港家書》中解釋堅持平反六四的原因:「(中央政府)假如當年接受了『平等對話』和『反官倒』的要求,到今天,不但經濟會更蓬勃,民主政治也會有發展。六四使黨內失去了力量制衡。」這真是危身奉黨確然不移的死諫口吻。司徒華只是忘了當年天安門廣場上最重要的要求:結束一黨專政。
所以中共也借香港行政長官曾蔭權之口,給了司徒華「一生熱愛中華,致力民主」的身後評價。
古德明
專欄作家
2011年02月19日 蘋果日報

Advertisements

明報:

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患癌消息傳出後,各界紛表關心。有建制派得悉華叔有回內地旅遊的心願後,更聲稱有意為華叔爭取回鄉證,讓他有生之年可以踏遍神州大地。不過,被剝奪回鄉權長達20年的司徒華,狠批他們做法是「抽水」,「我有貓哭老鼠的感覺,自從八九六四之後,我已不能回內地20年了,為何他們不早些說?」

2001年司徒華七十大壽時接受訪問,曾表示:「最想去內地4個地方,就是上海魯迅墓、南京中山陵、西安碑林和黃山。因為魯迅和孫中山都是我崇敬的人物!」

對於司徒華這個回鄉夢,多名建制派昨日表示有意為華叔達成心願。匯賢智庫主席葉劉淑儀昨日在記者會上表示,「希望他(司徒華)有回鄉證,到內地看他想看的東西……如果華叔願意去,我們又幫到手,我們很樂意呼籲。」成員史泰祖更直指特區政府應協助華叔爭取回鄉證,一來可以讓他到內地接受較好的中醫治療,二來可以一償他回國的心願。

人大代表鄭耀棠接受查詢時則表示,自己一直以來也有替司徒華等「無證人士」爭取回鄉證,更聲稱:「有些事不一定高調才有效果。」至於華叔患病會否增加成功機會,鄭耀棠則表示難以評估。民建聯譚耀宗表示,要先了解司徒華意願,如果他願意,可代為轉告有關部門。

司徒華回覆本報查詢時,狠批建制派此舉是「抽水」﹕「我聽到這些說話,覺得有些悲涼,我有貓哭老鼠的感覺。自從1989年六四之後,我已不能回內地 20年了,為何他們不早些說?是否知我時日無多,知我就快死,才說要幫我取回回鄉證?領回鄉證是我的公民權利,為何他們20年來不出聲,為何現在才出聲呢?我現在如何可以遊山玩水?我當然要去養病啦!我如何去旅行,我如何去黃山呢?我現在的體力如何去旅行呢?這是普通常識!」

http://news.mingpao.com/20100208/gba1h.htm

http://forum5.hkgolden.com/view.aspx?type=CA&message=2126147

http://www1.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art_main.php?&iss_id=20100208&sec_id=6996647&art_id=13709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