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出獄嘅捷克政治犯哋話,就算七七憲章嘅抗議未能使他們獲釋,但佢地感到外面嘅人知道佢地被捕並採取左行動,就係一大鼓舞,使佢地覺得自己喪失個人自由係有意義嘅」

哈維爾後來講:「七七憲章仲有深遠得多嘅意義。由此開始咗一個過程,人們作為公民嘅腰桿挺得更直了。 。。。 那以後發生左數以百計嘅請願,就算政府一概唔理,但佢實際上就唔可以唔將自己適應改變咗嘅環境,。。。呢種效果係間接嘅,非立竿見影嘅,長期嘅,但佢真係有。舉例。。。。」

--哈維爾選集前言,劉賓雁

Advertisements